VioletSky

Undertale、全職、琅琊榜、zootopia
依舊看一個追一個(滾你
喜歡萌萌的東西(*´ω`*)
隨機更

Undertale-SanXFrisk-酒是個好東西

※OOC慎


回到地面好幾年過去了,Frisk帶著稚氣的臉龐身材,在Toriel細心的照顧下,亭亭玉立的長大了。

 

這對Sans來說,也就越來越難面對這麼美麗的Frisk了。

 

畢竟看的到吃不到的痛苦是很可怕的。

 

所以Sans越來越長時間待在外面,用捷徑到處串門子。

 

這讓Frisk納悶也有點難過,Sans不像之前願意陪她了,難道他有喜歡的人了?

 

所以才會這樣每天都不待在家裡,Frisk想到這裡有點難過,賴在沙發上抱著枕頭發呆。

 

視線突然出現了Papyrus,「Hey,Human!你在做甚麼?」即使待在地上很久,Papyrus還是保持著他乾淨的內心,被這樣的眼神盯著,讓人想把事情都跟他講,所以她也說了。

 

「Papy~Sans最近都不理我了。」她丟開枕頭,撲上Papyrus的胸口,委屈的說。

 

「欸?怎麼了嗎?」手忙腳亂抱起Frisk,讓她坐在手臂上。

 

「我最近都沒看到他,找他的時候也都說有事情就出去了。」Frisk淚眼汪汪的看著Papyrus,「我最近做錯事情了嗎?他討厭我了嗎?」

 

清楚知道自己bro的心意,Papyrus難以面對因為這樣難過的Frisk。

 

他只能這樣說,「一切都會好的,Human。」

 

人類看著他,低下頭思考後,嘟囔了幾句後,用力的親了親Papyrus。

 

「希望如此。」Frisk笑了笑,小小的打了個哈欠,倚著Papyrus肩膀漸漸睡去。

 

Papyrus把Frisk抱回房間的床上躺替她拉上被子後,從房間走了出來。

 

剛好遇見從外面回來的Sans,「Hey,bro。」

 

「Hi」Sans不自然的搔了搔頭,「咳、那個,Frisk今天好嗎?」

 

Papyrus看著Sans後默默搖頭,他表情看起來更驚慌了,「怎麼了,她受傷了嗎?還是有人欺負她?」

 

「bro,讓她傷心的正是你阿。」這句話砸懵了Sans,「因為…我?」

 

Papy偏頭看了Frisk的房間,「你最近都躲著Human,她認為是她做錯了事情你才不理她。」

 

Sans扶著額頭,「明明是我的問題,卻讓Frisk這麼認為了嗎…」

 

「你該下定決心了,這段感情你該怎麼處理。」告訴她、或是隱藏。

 

「現在Frisk在睡覺,晚點你在自己跟她說吧,NyenHenHen。」Papy拍了拍他的肩膀後,哼著歌去廚房煮晚餐了,順便一提,今天的晚餐是Papyrus的特製義大利麵!

 

Sans站在原地幾分鐘後,茫然的看著自己的拖鞋。

 

該繼續下去,還是狠狠斬斷這絲綺念。

 

聽著時間滴答滴答的走過,看夕陽灑落在身上,他走了出去。

 

心不在焉的來到Grillby的酒館,Sans坐在老位置上看著電視廣告。

 

他現在就像是處於走鋼絲的情況,動彈不得,往前不是,往後也不行。

 

Sans突然曾經回憶起有人跟他說過,當你猶豫苦悶的時候,喝酒就對了!

 

他沒喝過那種東西,平常只喝Ketchup,他現在真的苦惱到無法解決了,或許喝酒會比好?

 

於是Sans朝Grillby說,「給我一杯酒。」

 

Grillby默默盯著他,點頭,幾分鐘後,一杯調酒端上了他的面前。

 

繽紛的顏色,在杯中流轉,就像他現在的思緒,亂成一團。

 

抬手一口喝下去,嗆辣的味道讓他瞬間噎到,咳嗽了一陣子才緩口氣。

 

回味了幾分鐘後,「再來一杯。」

 

端上來的是透明的藍色,淡淡的,有水果的味道在裡面,這次他慢慢的喝,酒的味道在口中徘徊。

 

就這樣坐了一小時,Sans慢慢的站起來,腦袋一片混亂,腳像是踩在雲上,力量無從發起。

 

天色已經暗了,他以這樣的狀態一路飄回了家,推開了門。

 

看著橘黃色的燈光,Sans不知覺的瞇起眼睛。

 

聽到大門開啟的聲音,Frisk走了出來,看到是Sans高興的拉著他說,「歡迎回來~」

 

Sans沒有回話,遲鈍的看著已經比他高的少女,這是他從以前看到現在,最珍愛珍惜的女孩。

 

光是想像到他的女孩未來被其他男子牽起,兩個人甜蜜的相處,他就忌妒的發了狂。

 

Sans不同以往的反應讓Frisk有點疑問,她摸上他的額頭。

 

「奇怪,沒感冒阿?」

 

Sans指節扣住了放在他頭上的手指,拉到他的嘴巴前,輕輕的細吻,這動作讓Frisk紅了臉,用力的縮了手臂,想把手指收回。

 

「S、Sana,你還好嗎?」

 

然而Sans沒有放開的意思,沿著指尖慢慢親著掌心、手壁,眼睛還直直的看著Frisk。

 

這些動作讓Frisk不知所措,雖然她、她不討厭,但是Sans的眼光太有侵略性,她有點承受不住。

 

「Papy!Papy!快過來!Sans怪怪的阿!」眼見掙脫無法,Sans也沒辦法溝通,Frisk朝著在客廳的Papyrus求救,殊不知Papy聽到Sans回來的時候就從後門偷偷跑掉了。

 

喊了許久,她發現沒人從客廳出來,不知覺慌了起來,另一隻抵上Sans的胸膛,也被他按住了。

 

「等、等等,Sans!」緩慢的親上手肘,癢癢的感覺讓她有點受不了。

 

「不等,我等太久,我想這樣很久了。」這句話帶著酒氣吐出來,讓Frisk恍惚了幾秒,什麼等太久?

 

他停止了親吻,慢慢的抱住了Frisk,輕聲的開始說。

 

「Kid,我喜歡妳啊,從好久好久以前,就愛著妳了。」

 

「最近的妳越來越美麗,沒辦法控制自己愛妳的心情,只好躲著。」

 

「沒想到妳反而誤會了,我很抱歉。」

 

「像我這樣的怪物,妳肯定也沒辦法接受吧,如果討厭的話就推開吧。」

 

藏在Sans心中是滿滿的自卑,他的女孩值得更好的男子來疼愛她,而不是他這樣的怪物。

 

「我都沒說話,你自顧字的說些什麼呢!」聽著Sans自暴自棄的話,Frisk掙脫他的懷抱,兩隻手用力的捧起Sans的臉頰。

 

「我也喜歡你,從過去到現在,我只喜歡著你,小時候的我,還不夠漂亮,不夠優秀,我努力的打扮自己都是為了你,知道嗎?」

 

Sans睜大了眼睛,Frisk眼中閃閃發光,含著淚的對自己綻放最美的微笑。

 

他控制不住的親上少女柔軟的嘴唇,Frisk被動的接受了,微澀的酒氣在口腔內,她害羞的抓起了Sans的衣領。

 

像是得到了默許,他更加深入,舔磨著口腔每一寸,邀請她的舌尖一起纏綿。

 

直到Frisk喘不過氣後,才放開她,少女軟腳靠著他,Sans微笑,把她打橫抱起。

 

親了親她的臉龐,「我們已經錯過了很多,剩下的時間由我陪著你度過。」


Undertale-SF(日常短篇)

牽手

「嘿,kid,今天很冷,戴上手套在出門。」
「很麻煩不想戴?」
「Well,那就這樣…」
Sans牽住人類孩子的手,往他口袋裡塞,輕輕的笑著。
「這樣就好了。」

背靠背

「什麼?要我轉過去?什麼都別問?」
Sans無奈的轉身,突然感覺到人類的肩膀靠著他。
「妳又長高了?Toriel把你照顧的十分健康哎。」Sans低落的說。
「為什麼這麼難過?因為妳在長高的話就很難親到你了,雖然妳親我也不…等等我在說什麼!」

摸額頭

剛洗完澡的孩子,正好遇到走出房門的Sans。
因為頭髮還濕濕的,順著脖頸流到了上衣,半隱半現身材,讓Sans瞬間…嗯,不好說。
「問我為什麼臉這麼紅?」
「天氣太熱、太熱了。」
「我知道現在是秋天…」
「不不不不用摸額頭,我我我沒發燒,我很好!」
『咻』的一聲Sans瞬間消失了。

當你面前有兩條路,你會選擇走向哪條路?

UnderFell-Sans X Frisk-Soul-05

※怪物對於所有人類都抱著憎恨,同時非常的殘暴兇猛,Flowey是唯一善良的怪物
※設定→講白點都是傲嬌(?

小孩抿起嘴,頭低低的,顯然這個問題她不想回答,Flowey也不想太早面對這個事實。

所以皆略過對他們而言沉重的話題,Flowey繼續縮在頭髮內,Frisk也若無其事的繼續往前走。

走進來後溫度明顯的提升很多,壁爐中火焰散發著光芒和溫暖,Toriel臉上帶著眼鏡,拿著書在一旁的沙發上閱讀。

Frisk好奇的看過一整個大書櫃,慢慢走近Tori,不太想打擾到房間的寧靜。

緩和的腳步聲,讓牠抬起頭扶了下眼鏡,對著Frisk笑笑,「原來妳已經起來了阿?」

Tori放下書本,對Frisk招手,注意到孩子的疑問,牠笑著說,「只是很久沒有『人』陪我了,只是有點太高興。」

Frisk了然的點頭,她沒有理解到Tori指人的定義,只認為是這裡沒有『怪物』能夠陪Tori,一路上下來,還沒看到哪個怪物不怕Tori的。

真的一個跑的比一個快,而且Flowey看起也很畏懼Tori,雖然她不太了解為什麼會這樣。

「接下來該聊聊妳了,我的孩子。」面對Frisk突然僵硬的臉,Tori接著說,「接下來要怎麼辦呢?妳想回去嗎?」

這問題來的太頻繁,Frisk覺得很頭痛。

她不想回去,可是Flowey…看起來很希望她回去,她不能讓小花失望。

想到這,她張開嘴,乾澀的喉嚨傳來刺痛,咽了咽口手,緩緩地說,「Tori…我…」要回去。

還沒說完,Toriel突兀的站起來,以Frisk的視線由下往上看不清牠的眼神,但空間明顯變得緊繃,有什麼張揚的伸出爪牙,爬上人類脆弱的脖頸。

Frisk感覺自己被東西扼住了脖子,漸漸感覺到空氣稀薄,開始喘不上氣。

她掙扎的抓住那雙毛茸茸的手,「Tori?為什麼…」

依稀聽到Flowry的聲音,「放開她!妳快把Frisk殺死了!」

「怪物們已經殺了6個小孩了!妳想殺第7個嗎!」

模糊的視線中,是Toei黑暗中也依然血紅的雙眼,帶著狠戾。


無聊畫畫,上色什麼的好難
*晚安,孩子。
*祝好夢。

UnderFell-Sans X Frisk-Soul-04

※怪物對於所有人類都抱著憎恨,同時非常的殘暴兇猛,Flowey是唯一善良的怪物
※設定→講白點都是傲嬌(?

Frisk飄浮在無際的水中,痛苦的掙扎,過去噩夢如影隨形,怎麼也揮散不去,熟悉又扭曲的臉孔在她面前張牙舞爪,「Frisk!Frisk!妳還好嗎?」

她猛地睜開眼睛,汗浸濕了條紋衣,鮮黃色的花瓣輕觸臉頰,Flowey擔心的臉出現在視線內,「Hey,Frisk、我不是故意打擾你睡眠,但…妳看起來不太好受。」

「不,謝謝你叫醒我。」Frisk坐起身子,伸手抱住了花朵,眼底滿是疲憊。

反正都醒來了,也沒有繼續休息的必要,Frisk決定起來看看環境,「Flowey,我睡多久了?」

花朵想了想,「應該沒有很久吧?我也不知道。」

Frisk不經意的想,好像怪物對於時間觀念基本上為零,可能是因為在地底下沒有太陽的關係吧?

鞋子被整齊的放在床邊,她穿上的同時四處瞄了下房間內的裝潢,一片派突兀的放在床的旁邊地上,Frisk下來時沒注意到還差點踩到了,「Flowey這是Toriel放的嗎?」

牠給予了肯定的答案,「在妳睡覺時打開房間放著的。」Frisk撿起了派,吃了一口,「恩…奶油…肉桂?」與眾不同的味道衝擊了Frisk的味覺,「其實還蠻好吃的。」

Frisk翻翻書本,踮著腳尖看佈滿灰塵的櫃子,整個房間只有被子是乾淨的,衣櫃和其他地方都落下了不少塵埃,Flowey看起興致缺缺,看來這裡沒什麼能吸引牠的注意。

走到的桌子前,她發現了一隻手機和一張紙條,『孩子,這支手機雖然有點舊了,但這是我唯二的手機了,已經輸入我的電話,有問題的話馬上打給我好嗎?Toriel留』

大致看過後,Frisk離開了房間,走廊的右手邊還有兩扇門,中間的是Toriel的,她好奇的打開房間,Tori的床明顯大她兩倍以上,不過想到她的身高,也不難理解。

她的桌上則放著一本筆記本,上面寫了很多冷笑話,Frisk感覺瞬間降溫了。(被冷笑話凍到

Frisk粗略看一下就退出來了,最後一間則是被鎖起來了。

走廊上放著幾盆花束,鮮黃的花辮爭先綻放,讓Frisk不禁看向Flowey,「你們看起來好像。」

「我才跟它們不一樣!討厭Frisk。」花朵說了這句話後,傲嬌的扭頭,不想理Frisk。

她好笑的捏捏花瓣,「Flowey是最獨特的花花。」背對Frisk的Flowey臉上是藏都藏不住的笑意,但還是彆扭的說,「勉強原諒你。」

「我們去找Toriel吧。」

Flowey聽到之後,躊躇了一下,對於放任人類孩子,接近Toriel真的好嗎?

【不管怎樣,我都會保護Frisk的!】

往左邊走回到了大廳,Frisk發現還有一個通往地下的樓梯,從底下傳出的風冰冷刺骨,她下意識的搓了搓手臂。

「Flowey,你知道下面通往哪裡嗎?」悄悄的對著藏在髮間內的Flowey問道,「知道,離開遺跡的話需要從這裡出去,那是唯一的出口。」

雖然花朵很想讓Frisk直接從這裡出去,但孩子一定不會同意的,她不能跟Toriel不道而別。

「Frisk,你要回到地表對嗎?」Flowey突然想到,Frisk從上面掉下來,這裡這麼危險,還是回到地表才是對孩子最安全的做法,但之後又只剩自己面對這裡,Flowey瞬間被寂寥感所包圍。

以前沒體會過有朋友的感覺,知道後卻又失去,還不如重頭到尾都是這麼孤寂。

看著花朵的眼神,牠不知道Frisk一點都不想回去,而她也不希望讓Flowey知道原因,不想回去又說不出口,她只能閉口不言。

一人一怪物,都是為了對方著想,隱瞞了自己內心想法。

Underfell-Sans X Frisk-Soul-03


※怪物對於所有人類都抱著憎恨,同時非常的殘暴兇猛,Flowey是唯一善良的怪物
※設定→講白點都是傲嬌(?

Frisk拍了拍臉頰振作精神,對著肩上的Flowey笑了笑,「繼續走吧,不知道Toriel怎麼了。」

Flowey不情願的藏回頭髮內,從髮絲內看出去的視線,模糊而不真切,牠只能到感受走路起伏的頻率。

【拜託,千萬不要讓這孩子失望。】

當Frisk走到盡頭,遲疑的看向門,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往前走。

此時,Toriel臉色平靜從牆邊的柱子走了出來,摸摸她說,「我的孩子,你做的很好。」

「感謝你對我的信任,這是為了測試你是否能獨立…但…」Toriel隱隱發抖,眼睛紅的深邃看不清神色,周遭環境令人不寒而慄。

「Toriel…?」她感受的到羊怪身上的不對勁,卻不知道轉變從何而來,「喔、沒事的,孩子,我很好。」Tori很快的恢復正常,那一剎那的古怪卻讓Frisk開始提高警覺。

「好了,孩子,讓我們繼續往前走吧。」Toriel重新牽起Frisk的手,帶著她繼續往下走。

他們走過一個又一個機關,Tori總是不讓她接觸任何機關,總是要Frisk待在原地,她快速的解開之後,才繼續走,還有怪物,遇到的時候總是用凶狠的眼神瞪著牠們,然後怪物們怪叫幾聲一個個腳底抹油跑了。

Frisk在中途問Toriel為什麼都不讓她接觸?Tori說,你還太小了,這些對你太困難。

Flowey則在暗中翻白眼碎碎念。

最後,來到了一棵枯萎的樹邊,這棵只要一長出葉子,就會馬上掉落的樹,地上紅色樹葉一堆堆在樹的四周,鮮豔的紅刺痛了Frisk的眼睛,但在眼前可愛的房子讓她眼睛發亮起來。

「孩子,我們到家了。」Tori看著揉著眼睛Frisk,打開了門,讓她先進去。

裡面溫暖的色調讓Frisk安心了很多,她從掉落到現在,從Flowey、Toriel知道了一些事情,但更多的事情就像一團迷霧,看不清也摸不著,不認識的兩個妖怪,卻像是約好似的什麼都不願意說,不、應該說只有Toriel不認識,Flowey看起來是認識Tori的。

這點認知讓她有點茫然,卻只能接受,她有預感,之後Flowey會跟她說的,只希望那時候知道不會太晚。

「來看看妳的房間,孩子。」Toriel對她招手,進到右手邊的走廊,打開第一間房門,「看起來妳已經十分疲倦了,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」Frisk這時才感覺到睡意一陣陣的傳上來,身體沉重的一步都踏不出來,就乾脆的倒在了床上。

感受到了Tori幫她蓋上被子,之後是Flowey用花瓣拉著她的頭髮,她意識迷糊起來,生不出一絲力氣去回應,落入了無限黑暗。

UnderFell-Sans X Frisk-Soul-02

※怪物對於所有人類都抱著憎恨,同時非常的殘暴兇猛,Flowey是唯一善良的怪物。
※設定→講白點都是傲嬌(?

Frisk牽上了Toriel的手,這讓她加深了微笑。
牽著手他們慢慢地往前走,Toriel娓娓說出關於Ruin、關於地下的事情,讓人類孩子搞清楚這裡的狀況。
來到了Dummy的面前,Toriel說,「這裡有許多的魔物,可能會有些不友善,我的孩子,你應該學習如何面對。」
Frisk對Dummy上下其手摸了一遍,聊了天之後,就被寬恕了。
*你得到了0EXP、0Gold。
羊媽的臉上始終帶著微笑,像是對此感到欣喜,來到下一個房間,地板邊上有許多按鈕,「小心點,我的孩子,前面有很多危險的謎題,這對妳實在太危險了,所以先讓我破解吧!」
Frisk只是點頭,空出的手安撫性的摸摸在肩膀上發抖的Flowey,Flowey感受到了安慰,朝著脖子的方向蹭了蹭。
他們走過了鏡像的房間、地板長滿倒刺的小橋,直到一個空無一物的長廊,Toriel突然放開手,紅眼劃過一抹暗沉,「孩子,我要給你一個困難的任務。」Frisk疑惑的看著她。
「我希望你能夠自己走到這個長廊的盡頭。」Toriel說完不給孩子反應的機會,迅速轉身消失在她的視線裡。
等到Toriel完全看不見身影後,Flowey才從髮間冒了出來,「Hey,Frisk!她 、她很危險!拜託了,請離他們遠一點!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Frisk沒有察覺Flowey口中的他們到底是指誰,她只是看著暗紫色的房間,喃喃自語,「這裡…我覺得大家都很友善,至少…比□□好多了。」

Undertale-Sans x Frisk


—(日常向)

Papyrus和Frisk開心的在客廳看著MTT秀一邊聊天。

剛回來的Sans,踏進家門就看見兩人的打鬧。

他疼愛的弟弟,和喜歡的人,這麼親密這令他有些吃味,但也很高興他們倆這麼好,真是矛盾。

他自嘲的想,『哈,連bro都可以吃醋,對她真是越陷越深阿。』

Frisk和Papyrus發現他回來了,兩個人偷偷的相視一笑。

Papyrus給她一個加油的動作,Frisk用力的點點頭,然後跳下沙發。

她啪嗒啪嗒的跑到Sans面前。

「嘿,孩子,怎麼了嗎?」Sans手插口袋,懶洋洋的說著。

Frisk突然朝他張開手掌,手心向上,Sans困惑的歪頭,搞不清楚她想要什麼。

「Sans,把手放上去阿!」在沙發坐著的Papyrus露出一對瞇起的眼睛說。

Sans不太理解這個動作的意義,不過大概就像握手的時候,手心裡藏著屁墊的joke一樣吧?

「Ummm…像這樣?」輕輕的將骨頭手搭在Frisk溫暖的手心上。

接著Frisk反握住骨手,用力的向後一拉。

受到拉力的影響,他身體不由自主的往Frisk方向倒去。

Sans嗑到人類柔軟的胸前,臉已經明顯的開始藍了起來。

更要命的是,Frisk柔軟的唇瓣貼在他的額頭上輕輕的一吻。

看起來Sans已經可以煮開一鍋熱水了。

Frisk的唇離開後,朝他做個鬼臉,就乾脆的放開他逃跑了,經過Papyrus的身邊時還互相擊掌,接著溜進了Papyrus的房間。

只剩下在一旁「NYEH HEH HEH」奸笑的Papyrus和一臉呆滯的Sans。

UnderFell-Sans x Frisk-Soul-01

※怪物對於所有人類都抱著憎恨,同時非常的殘暴兇猛,Flowey是唯一善良的怪物。

※設定→講白點都是傲嬌(?

漆黑的環境中,在那廢墟最深處--唯一明亮的洞窟,那裡是連接著人界的地方,怪物們渴望回去的地方。

連Flowey自己不知道在這裡待多久了,日復一日,看著天空。

Flowey今天也抬著花瓣發呆,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視線出現了一個模糊的黑點。

一開始牠也以為是幻覺而已,直到越來越接近,那是一位穿著藍色條紋的小孩,她直直的掉到了鋪滿花瓣的泥土上,花瓣四處飄散,Flowey還差點被壓到。

因為有花團的緩衝,她很快的就回神了,茫然的看著陡峭又黑暗的洞窟。

不知怎麼的,Flowey心中感到慌張,是一個人類!這、這裡是這麼不友善的地方,一個人類小孩怎麼生存下去?

Flowey勉強壓下恐懼,下定決心-牠想保護這個人類小孩。

「嗨!I'm FLOWEY,FLOWET the FLOWER!」牠出聲引起了孩子的注意,她偏了偏頭,「我叫Frisk。」

「才剛來到地底,相信妳有很多事情不知道,沒關係!我來教你吧。」Flowey眨了眨眼睛,俏皮的說。

Frisk好奇的捏了下花瓣,點點頭,她的確對這裡一無所知。

「地底有很多的怪物,牠們、嗯…有點危險,請一定要小心!」Flowey小心的望著四周,像是害怕著誰一樣。

「可是Flowey對我很好耶?」Frisk捧起Flowey說,「呃、咦?我、我嗎?我是例外…應該吧?」感到害羞似的,牠捲起了花瓣遮住臉。

下一秒,Flowey聽到了從另一邊來的腳步聲,不安的看著Frisk,主動從她的手上爬到肩膀上,她半長不短的頭髮剛好遮住了Flowey。

前方走來一位穿著深色長袍的羊,看著Frisk,「一個、人類?」腦中同時浮現了綠色模糊的身影,「真是湊巧,對嗎,孩子?」Toriel嘴角揚起微笑,朝著Frisk伸出手,「相信妳一定很不安,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呢?」

Frisk看著毛茸茸的大手,覺得這裡沒有Flowey說的那麼糟,畢竟Flowey對她很友善,有第二個也不奇怪是吧?